企大当拆:联想“拆二代”的春天

2019-12-01

以下文章来源于银杏财经 ,作者吴不知


导读:老教父柯里昂曾有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一个人只有一种命运”,这告诉我们传奇终究是学不来的。


作者: 吴不知、郭一刀


文章来源:银杏财经



冯仑在湖畔大学公开课上曾说时代对于企业家就像猪屁股上的戳记,“时间、历史特别是体制、


文化都在每个人身上盖了戳,就像那个猪,哪一年的,这屁股上的印记很清楚”。


不过柳传志不同,他对资本的认识远超前人,从而让这戳记不那么显眼。当代企业家中,可被称之为“教父”的并不多,他肯定是一个。


商场上经得起作减法,扒去资产、褪去光环、除去地位、抹去外貌,只留下精神的部分,如果还能让人肃然起敬,心怀感念,那便可称作教父。


2001年联想开始分拆,五大少帅成为“拆二代”,各领一班人马建立自己的商业帝国。分拆让联想集团完成资本化,在“财务+战略”投资的驱动下,一个站在独角兽背后的资本巨人悄然诞生。


直白地讲,联想集团是面儿,联想控股才是魂。面可千变,魂只一个。


在资本方面形成四个浑然一体的板块:柳传志与大管家宁旻的联想之星、杨元庆的联想创投、朱立南的君联资本、赵令欢的弘毅投资。


与投资业务开疆拓土不同,联想主业却显得不那么风光。郭为的神州数码体量不过百亿元、杨元庆的联想集团裹足于PC领域,陈国栋的融科智地早已改旗易帜。


01

联想拥抱资本化


“宝万之争”,平安收购汽车之家,收购方都曾被市场冠以“野蛮人”之称,这个词屡屡用以形容以财务投入为目的大资本。


联想也曾与野蛮人打交道,TPG、GA与新桥三家外资“野蛮人”曾在二级市场大肆收购联想股份。


2009年9月9日,三家选择以每股3.56港元价格出售2.915亿股联想股票,合计套现约10.4亿港元。


但联想没有像万科那般变成野蛮人的战利品,不同于王石对资本说“我不”,联想对资本说了“官人我要”。联想控股、君联资本、联想之星、弘毅资本以及联想创投所构建的资本帝国,以润物无声的方式,延续着联想的传奇。


或许“Lenovo”不再像十年前那么高光,若细细搜寻便会发现联想成为了诸多新公司的发动机。


恰好,“发动机”也是柳传志管理思维中一个尤其重要的概念,无论是钱,还是人。


管理如烹小鲜,将不同口味的食材做成佳肴是一门艺术。跨过新世纪门槛的联想一时间人才云集,忠诚持重的杨元庆就像高汤,开疆拓土的郭为颇似香料,而思维缜密的朱立南就是一份上好食材,留洋归来的赵令欢挺像西式佐料。


是红烧还是清炖,天命之年的柳传志有了幸福的烦恼,高汤要鲜香加不得调料,上好的食材如何凸显原味也着实不能随意烹制。老爷子给出的答案着实让人感到意外:分拆。那一年是2001年,中国加入WTO,经济开始腾飞。


分拆往往是无奈之举,由大拆小是为缓和内部不可调和的矛盾。罗马帝国因幅员过于辽阔,在权力衰微之际为保存既有疆土也曾经一分为二,由戴克里先创立“四帝共治制”,各领一方。但随着强人去世,分家让罗马走向没落。


联想分拆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每一个“少主”难以兼容,何况此时联想体量已经足够庞大。回过头看,联想十余年的分拆一直有两条路径:一条是业务分拆,另一条不为人知的路径是为资本化而分拆,最后殊途同归,让联想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资本帝国。


毫无疑问,联想分拆是成功的,从内部流传的一个段子就看得出来:跟着杨(元庆)总走,车子房子全都有;跟着郭(为)总走,大家一起遨神州;跟着朱(立南)总走,一步三回头。



既然高汤与香料无法兼容,那么就先把杨元庆与郭为分开。朱立南作为操盘人,将联想集团的IT增值分发业务完全剥离,由郭为带头成立神州数码。很多人以为业务分拆足矣,而柳传志却在下一盘更大的棋。


两年之前,北京青年报记者段纲在采访柳传志的报道中层提到,要让联想“变成一个平台”,要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就从资金、管理上支持他们。如果这些小公司成功了,我们的收益就大了,这叫风险投资。”


人才坯子就像食材,对于上好食材就得原汁原味,柳传志让朱立南着手准备联想投资的工作,应是历次分拆中十分得意的一次选择。


今天的联想不再是以前的“集团”,集团会给人一种制造业的感觉,而“联想系”听起来就神秘、内涵得多。在当下,“互联网生态”为各路科技巨头大谈特谈之时,往日霸主联想看上去似乎迟暮不少。如不抽丝剥茧,很难发现联想已经打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资本生态。


初创公司有宁旻管理的联想之星,由朱立南领导的君联资本做VC(风险投资)能让小企业获得源源不断的资本,一旦成熟,赵令欢的弘毅投资还能让企业进一步做大。


凭什么我在厂里搞生产,你们拿着利润去发财?看着当年同侪与老领导在资本市场驰骋,守在PC、手机业务的杨元庆终究按耐不住,到16年也在自己摊位上竖了一块招牌:联想创投。


元庆有自己摊位,而联想地产板块的陈国栋却连摊位都没了。2015年年末被撤职从此销声匿迹,融科智地也风雨飘摇,不久被另一个有联想血液的人——孙宏斌给收了,此是后话。


五大少帅杨元庆、郭为、朱立南、赵令欢、陈国栋即便各有事业,却从未切断与联想的脐带。这可能便是外面称他们“联想系”,他们自己叫“联想大家庭”的原因。


02

钻石玩家朱立南


“个体户挣点钱可以,可舞台太小,长此以往意义不大,回联想吧!”


彼时,朱立南刚过而立之年,三十岁的男人有许多挣扎,眼前是一家老小,心中是尚未磨灭的雄心壮志,柳传志那句话不偏不倚正中朱立南下怀。终于在离开联想四年后,1997年朱信了这句话回归联想,柳给了他3500万美元创业。



又过了四年,在联想投资(君联资本前身)成立大会上,朱立南说“We have to forget something,we have to learn something new。”(我们必须忘记一些,再学会些新的)他早已明白,重回联想是因为有新的使命——打造一个新联想。


摸了一年石头,凭着感觉投了重庆宽带与卓越网,十多年后,这两笔投资都为联想投资带来正收益。同重庆的合作与政府建立了信任基础,今年8月,联想与重庆市政府达成建设5G云网融合总部基地的协议。


而对卓越网的投资,不仅在三年之后救联想投资于水火,朱立南还同另一山头展开合作,2004年雷军与朱立南一起投了孙陶然的拉卡拉,成为战友。不过在之后投资UCweb的问题上,朱立南与雷军的投资理念却出现了分歧。


当时身为联想投资副总裁的俞永福提交了一份投资UCweb的提议,雷军告诉俞,如果你从联想辞职来做UCweb,我就投。果然,俞永福在联想投资提议被否后辞别朱立南,投入雷军帐下。


将才与帅才的差别就在如何对待盟友,将才对于盟友只是一战之用,帅才对于盟友则是周公吐哺。虽然失去俞永福,但朱立南收获了雷军这个将才的友谊。


进退自如是任何风险投资基金梦寐以求的事情。从2004年开始,联想资本的投资标的有颇多可圈可点之处。


是年,朱立南拿着卓越网的收益,携雷军风尘仆仆地找到面带憨相的孙陶然。多年后,拉卡拉的崛起让雷军收益颇丰,他送了一块金砖给孙。作为第一大股东的联想,却什么也没送,因为朱立南给孙陶然送的是理念。


鼠目寸光的人赚金钱,目光远大的人赚资源。朱立南最初做投资虽然懂得这个道理,但却没能很好的协调利益与价值。“君联创业团队来自联想,我们这些从实业转做投资的,刚入行时会太想把一个项目做成功,而忽略投资回报的问题。”言毕,朱点燃一支万宝路,吐出的烟雾让窗外的中关村多了一丝氤氲。


这段烟语并非空穴来风,2003年,朱立南的新军曾在某企业管理软件项目马失前蹄,合伙人王建庆一边哭一边写复盘报告。后来联想投资之所以能成功,也就在这小小的复盘报告上。


被动写报告叫检讨,主动写叫复盘。前一个是交代罪状,后一个叫总结教训,有没有主观能动性导致截然相反的结果。


自己的经验+联想的理念,朱立南烹制了一道颇具风味儿的资本大餐:君联要教创业公司如何开会、如何复盘、如何制定计划。看上去君联资本挺想做企业家的“培训班”,朱立南成了资本界的“俞敏洪”。


今天,从易车到高德,都能看到联想投资的痕迹,在2012年联想投资更名“君联资本”,似乎有与人协作的意味。



进入2018年,君联的资本帝国屡屡出现在诸多新兴巨头的股东名单中,在A股上市的宁德时代,也只不过是联想布局新能源领域的冰山一角。近来风波不断的蔚来汽车,亏损巨兽瑞幸咖啡也能看到君联的痕迹。无论标的如何亏,君联不会亏。


一方面有低成本,另一方面也可以从别处找补,实现资金循环。去年投资的太合音乐、网易有道即将上市,想必朱立南也在思考如何把到手的鸭子给炖了,至少别像蔚来汽车那样只见投入,不见收入。


在资本世界,从来没有常胜将军。投机大师利弗莫尔曾在棉花投资上跌倒,日本股神是川银藏也曾败走水稻与棉花的一年两种。历史上大量投资案例告诉世人,市场像女人,不仅爱翻脸,偶尔还有更年期。


朱立南也错过了不少巨头,千禧年的马化腾在窘迫中曾找联想寻求资金,结果连朱总的面儿都没见到就被员工轰走了。


在文娱领域,即便有海归文艺理工男靳文戟负责TMT投资,也曾在B站、闪萌、小年糕上有所斩获,但正如君联员工在《王者荣耀》游戏上的段位那样,于文娱内容的投资,君联看上去却是个钻石玩家。


03

修仙未遂陈国栋


在投资入股方面朱立南不仅有眼光,在分家上也是能力颇高,一言以蔽之:买得了马,拆得了家。


千禧年,柳传志、朱立南和马雪征主导了分拆。他们既没有询问杨元庆,也不告诉郭为。因为不管问谁,都只会得到自私的回答。此外,分拆不是提裤走人断绝关系,而是要让分拆的公司与母体保持“血肉联系”,因此就需要重建体系——甭管怎么分,拆出的只是子公司,彼此平等,都得叫联想控股一声爸爸。


只有两个人究竟如何安排成为难题:陈国栋、许国兵二人,究竟是加入杨郭,还是按其志向独立开拓新业务也需考量。最后的结果是,陈国栋接下了地产的盘,成立融科智地,还曾有过一番作为;许国兵去了联想进出口有限公司,渐渐消失在人们视线中。


1990年,韦唯一首《亚洲雄风》火遍大江南北。刚刚从人大拿到硕士学位的陈国栋选择去政府机关实习。或许由于一年前的风波,国栋却没能在政界一展雄风,很快便回到母校教书。在机关,只能一把手有雄风。


四年之后掀起新潮流的不是《亚洲雄风》,而是《心会跟爱一起走》。为何潮流年年不同?因为今年都觉得去年丑,所以潮流有必要一年一换。这一年陈国栋的心私奔了,身在校园,心在村儿,这个村不是乡村,而是中关村。



陈跟几个老师在中关村开了家咨询公司,偶然机会结识了后来的五少帅之一郭为,挺像坐堂郎中遇上江湖豪侠的桥段。用尼姑思凡形容陈国栋最贴切不过,宁愿放弃评副教授职称的机会,也要跟着郭为在大亚湾搞园区建设。一心想入联想的他得以遂愿,从此入了地产这一行。


据说陈一见郭就撺掇他搞股份制,不过郭没有采纳。不久郭为返京,随柳传志去开拓香港的业务,书生陈国栋独自留在惠阳。跨入建筑业,跟下乡没太大区别,因此起步不利。陈国栋真是铁了心,下定决定一干到底:连民工都搞不定,有什么本事当领导?


三年多的苦心经营,大亚湾园区在这个书生的治理下告别了脏乱差,柳传志视察之后非常满意,陈国栋入了一把手的法眼。


1997年不仅香港回归中国,香港联想也与北京联想合并为中国联想。一班核心人马飞抵台湾,联想未来的战略路线在这次宝岛之会上逐渐明晰,柳老爷子为国栋设计了两条路线:第一条谁的马儿让谁骑继续跟郭为走;第二条你的地盘你做主,开辟联想地产业务。


后来的结果是陈国栋没有选择做郭为的鞍马。


又过了四年,靠着大亚湾园区项目的原始积累,融科智地成立。2003年联想集团宣告进军地产,将陈国栋推到了联想核心管理层。


不过融科智地没能跨出联想大门,从几个拿得出手的项目便看得出来:深圳研发中心、联想集团上地总部大厦、神州数码软件开发中心、融科资讯中心。


融科智地像个大宝贝,始终没能摆脱联想的哺育,在地产的黄金时代反倒是拖了联想后腿。2015年失望的柳传志决定立即断奶,将陈国栋以及融科智地绝大部分副总裁解职。这一年周杰伦发行了新专辑,一曲《天涯过客》成为近年为数不多的佳作,陈国栋也如这歌成了联想过客。


至于理由,柳传志说“由于身体和各方面原因”。但根据《中国房地产报》对融科智地员工的采访来看,陈国栋或许真是因为身体原因交出权力。病有多重?“据说现在陈总经常到武当山修道,已经到这个地步了。”


沾了仙气的陈国栋有没有好起来不得而知,反正融科智地没有好起来,最终成了联想弃子。那几年,雅戈尔、新光控股以及联想等一帮资本都想搭上房地产的东风。到今天,除了小打小闹,几乎没一个在地产成气候,反倒在资本市场颇有建树。


2016年,融科智地陷入困境,深圳联想海外控股有限公司以底价52.66亿元拿下后海中心,打算在鹏城建立总部。照理说肥水不流外人田,但杨元庆怎么也不愿意把这个项目交给自家人。最后还是孙宏斌掏了137亿,把融科智地的盘子接了下来。


04

曾国藩与赵令欢


被赶出联想的人接了联想的盘,联想的人却不愿出手相援。



抛开利益不说,孙宏斌的确有情有义,柳传志也着实大度。商人和企业家有时候只有细微差别,商人看到利益拿着就开跑,企业家就不一样,该赚的钱放进兜里,还能瞅瞅桌面儿上有没有剩下别的东西。


柳老爷子有一张照片,背后有一幅字最为显眼:弘毅。这俩字出自《论语·泰伯》: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意思很明白,企业家心胸要宽广,品质要坚韧,不要只盯着印有伟大领袖的票子。


大佬们都喜欢书画,李嘉诚办公室是左宗棠题于梅园的对联。马云有一幅金庸的字,上面写着“善用人才”云云。王健林最聪明,知道画比字成本高,所以挂了一堆石齐大的画。


想必是参透了柳传志身后那幅字的真谛,赵令欢有模学样,给自己的摊位取了“弘毅投资”的名儿。


弘毅投资是联想财务投资一块重要拼图,不同于君联立足于VC,弘毅是一家PE(私募)机构,相当于镰刀的刀锋。当家的赵令欢是联想五少帅中资历最浅的。要说自信,赵令欢和杨元庆可有得一拼。


杨元庆在2015年敢和雷军拍胸脯说在手机上干死了洋人,咱们再来排座次。赵令欢也在采访中说十年之后再来看苏宁的投资我们亏没亏。联想手机就别说了,在市场份额中都去“其他”了,而弘毅投资也不遑多让赵令欢在苏宁上的投资没有收到很好的成效,2012年7月6日,弘毅投资以12.15元/股的约定价格,出资总额约12亿元。截止到2019年10月11日,苏宁易购收盘价仅为10.34元/股。


2013年在凤凰网记者的追问下,赵找了个托词:我讲价值投资不是说说看的,要等我们一个周期投完了之后再看结果。随后把话题转到了张近东顶着台风也要参加弘毅投资成立10年的事情上。


不管给谁12亿,别说台风,就算是世界末日也会参加。



赵令欢特别喜欢曾国藩,但他没有在曾文正公那里学到勇于面对自己。曾国藩有一次参加同学的进士贺宴,谁知那家人宴会上妻妾如云,适值曾国藩妻子患病多日。


憋了好些日子的曾国藩哪里受得了这海天盛筵,又是嫩模,又是网红,差点儿擦枪走火。回到家的曾国藩在自己的日记里写下“目屡邪视,真不是人,耻心丧尽”十二个字。


其实在气质上与柳传志更为接近的是朱立南,而赵令欢更稳,所以弘毅投资的标的大多在成熟企业。这些年来,在乐融致新、柠檬影业、途牛旅游、苏宁等都能看到弘毅投资的身影。


除了吃国内的窝边草,弘毅投资还有大量境外投资,最为出名的就是英国披萨品牌PizzaExpress以及共享办公品牌WeWork。


2014年,弘毅投资以9亿英镑(折合人民币约95.5亿元)全资收购英国餐饮品牌Pizza Express。


那时的赵令欢风光无两,英姿飒爽的身影频繁亮相国内各种盛会,一度被给予厚望,甚至有人认为弘毅投资将打造另一个星巴克。


复制成功并不容易,学得好,卖了钱叫复刻经典;学得好,卖得贱叫山寨;学得不好,还折了本叫乐视(学苹果)。


人捧人,摔死人。今年10月多家英国媒体报道PizzaExpress深陷债务危机,彭博社甚至认为必须进行债务重组才能渡过难关,10亿英镑的债务压得PizzaExpress喘不过气,另一边儿星巴克却活得尚好。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从2017年开始,弘毅参与了共享办公WeWork的A、B两轮融资,合计投入10亿美元。前几年,共享经济蓬勃发展,简直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但到了去年,受全球宏观经济影响,WeWork的估值却像乐视一样,直线跳水,从最高峰的650亿美元,跌到28亿美元。


WeWork创始人兼CEO诺伊曼像贾会计一样,在问题暴露之际选择辞职。不过诺伊曼远远比不上贾会计,乐视好歹还上了市,收割了几乎半个影视圈,WeWork连个IPO都没搞定。


在对外投资上,弘毅投资这些年的确乏善可陈,简言之:千里送人头,自己还包邮。


05

爱哭元庆万能郭


野花终究没有家花香。在国内,弘毅投资从芒果超媒、新华保险、锦江国际、中国玻璃上的投资却是大赚一笔。此外,今日头条弘毅也曾染指,只是具体情况不详。



君联资本与弘毅投资似乎在新经济上的投资相比传统行业鲜有出彩之处,但朱立南与赵令欢领衔的联想“走资派”的的确确比杨元庆、郭为代表的“实业派”成功许多。


当联想的资本跨入移动行业时,联想集团却在手机业务上摔过几次跟头,2008年不得不作价1亿美元出售手机业务(联想移动)给以弘毅投资为首的私募机构,希望借助资本的力量让联想不至于缺席移动手机市场。


虽然在2010年前后取得巨大飞跃,一度坐上国内头把交椅,但手机终归昙花一现,很快陷入低谷。杨元庆不甘失败卷土重来,只可惜联想手机再没有高光时刻。


而作为实业派另一位代表郭为,在神州数码倒过得比较滋润,摊子虽然没杨元庆大,更比不过走资派,但躺在IT分发的沃土上,依旧活得白白胖胖。神州数码多年来稳步增长,从不到一个亿做到如今100亿市值,算是创造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神话。


郭为与杨元庆完全是两种人,郭在联想的时候是包打开,是救火队长,是补锅将。


给孙宏斌事件擦屁股的是郭为,查账不是一件讨好人的事儿,他的助手还曾递给他一个喷雾装置,说“这是防身武器,遇到有人加害,你就喷他”。更别提人人皆知的“郭为追奖”。从大亚湾的工地,到香港联想,郭为从未让柳传志失望过。


对了,那句“如果没有联想,世界将会怎样”也出自郭为手笔。反过来想,如果没有郭为,联想又将怎样?


杨元庆与郭为不同,郭为的使用价值过高,就像空气,但空气做不成皇冠。杨的使用价值虽然不高,却像黄金可以做成皇冠。因此,柳传志将“黄金”杨元庆当做更新换代的工具。


杨元庆最初也像所有年轻人一样不懂妥协,1994年他奉命出掌微机事业部,要让老将们把积压在仓库的电脑交给自己,杨元庆不愿接收,矛盾瞬间爆发。


“这是历史烂账,谁的账谁负责”,老联想人刘金铎的意思是谁管事儿谁负责。“微机事业部是你管的,难道还要我去卖机器?”杨元庆不仅不背锅,而且还理直气壮回怼。


看着这个握着尚方宝剑的小年轻耍横,老将们找到柳传志,一把鼻涕一把泪,聊得无非是想当年,还是我们帮你给隔壁二妞送包子之类的话,大打感情牌。


殊不知提携杨元庆本就是柳传志的主意,新陈代谢是企业良性发展必须做的事情,于是柳老爷子对老联想们说“咱们现在只能先让少数部队穿皮鞋,大多数人还得穿草鞋,就是尽力支持杨元庆,因为他们要去打硬仗。”颇得先富带后富真传的柳传志,巧妙掩盖了背后操盘的自己。


不过屡次与老干部爆发冲突终非长久之计,柳老爷知道必须让杨元庆学会妥协。1996年一个夜晚,杨元庆等一帮人来到505会议室,柳传志说了不少重话以作敲打。杨元庆含着泪,挤出一句“我们一番辛苦,没有想到……”便哇的大哭起来。


不久之后,“第三期干部学习班”在京城北郊雁栖饭店开了三天,每个部门一把手都得作自我检讨,用刘晓林的话说就是“从灵魂深处检讨自己”。郭为在大会上身先士卒,而杨元庆却在小组会上一边做报告一边流泪。



古往今来的一把手,能像杨元庆这么多愁善感的恐怕只有刘备了。赵云去找公孙瓒,刘备哭;徐庶被曹老板拐走,在辞别时也哭;孔明投入账下本是喜事儿,皇叔还哭。


虽然爱哭,杨元庆终不负柳老栽培,还是扛起了联想的业务。


柳传志60岁生日那年,给杨元庆写了一封有名的信,谈到自己希望与杨成为哪种关系时,老爷子用找对象作为比喻:找对象如果对方漂亮(相当于能力强)但不爱我,那又有什么用?柳老爷子此话表明杨元庆对自己是忠诚的。


杨元庆的外貌确实漂亮,也不负所望学会了妥协,对柳传志的爱也毋庸置疑。但柳传志却并没有想到,他苦心孤诣的结果却让杨元庆变成了联想少帅中的小媳妇。


06

低调大管家宁旻


柳传志曾经用孔雀和老虎来比喻领袖人物,他认为郭为是“孔雀型”,杨元庆是“老虎型”。当被问到如何给自己定位时,柳传志说自己“一半孔雀,一半老虎”,柳老爷子不够幽默,不如说自己是插着孔雀翎的老虎。


孔雀绚烂多姿,老虎得有自己的营盘,郭、杨二人的事业轨迹的确如柳传志所言。


五大少帅在各个领域插旗之时,另一位中年人也渐渐走进人们的视线——宁旻。看起来憨态可掬,出生于69年的他,相比五大少帅小了几岁。年龄虽小,但在联想体系中宁旻绝对是举足轻重的,因为五大少帅的摊子大多都有他一部分。


在联想之星创业投资中他是执行董事,在融科智地他是董事长,在朱立南的君联资本、赵令欢的弘毅投资都给宁旻留了个董事。郭为是北京联持会伍的控股人,宁旻也有3.96%的股份。要么持股,要么做董事长,简直就是联想大管家。


宁旻与陈国栋是人民大学校友,但资历却比陈国栋老得多,他加入联想时陈国栋刚回到母校教书。不过二人在联想交际并不多,因为宁旻是联想的风控师,陈国栋是下面做事的。在官网上宁旻的介绍是:负责财务与资金、资本运作、风控与审计。


风控师有时候跟风水师很像,都有一个共通点:找凶兆。


执掌如此关键的部门,宁旻自然也显得颇为神秘,甚至连专访都没有。不仅在联想掌握关键部门,宁旻还曾扮演着机要秘书的角色。2009年2月65岁的柳传志再度出山,但岁月不饶人,如此高龄势必需要在生活上给予适当关照。一番筹谋下,“柳传志保健小组”成立,挂帅的便是宁旻。


除了有专门的饮食计划、养生计划,还定下了每天两个小时的体育锻炼时间,老爷子的的高尔夫球技便是在那时有了飞速长进。


到2013年,联想控股执行委员会融合了战略决策与管理执行两大委员会,不仅参与重要决策、执行,甚至还可能从中诞生接班人。在名单中,宁旻二字赫然在列。



联想之星的飞速发展可能成为宁旻的重要功绩。作为联想资本体系中致力于天使投资的板块,屡屡出现在几个独角兽、准独角兽公司的融资活动中。天使轮便投了旷视科技100万元,B轮介入达观数据,二手书行业的漫游鲸在Pre-A轮投资中也有联想之星的身影。


这些还都只是小打小闹,从2017年以来,每年联想之星都会往墨云科技的账户上打款,覆盖了Pre-A、A、A+三轮。


过往不俗战绩,离不开联想之星下面的创业CEO特训班,尤其是柳老爷子也亲自授课。孙宇晨就是该班第九期学员,想必是得了太乙真人的风火轮,毕业之后就忙不迭地踩向巴菲特的码头。不知是不是烫了脚,孙宇晨因病没能见到巨鳄。


孙宇晨肯定是从柳老爷子那里学到了怎么做人,最近要么闹着给罗永浩借钱还债,要么请王思聪代言,要么掏钱给网易患癌员工看病,简直像投资界的南丁格尔(一位有爱心的护士)。


大管家都做投资了,怎能落下爱哭的杨元庆?2016年,成立联想创投,方向与宁旻的摊子有类似之处。光是今年就有10笔投资,大多围绕人工智能、物联网以及智能硬件等领域。到目前为止,投出了寒武纪、每日优鲜,在资本市场的发展着实让人期待。


或许曾经是时代在创业者“屁股”上盖戳,掀开下个时代创业者的裤衩,没准儿不久就能在屁股蛋子上看到一排字母:Lenovo。


人心似渊,朱、杨、郭、赵、陈、宁这帮人才并不是跟着柳传志白干。要叫马儿跑,就得多喂草,教父就是教父,不仅草料管够,还给每一匹骏马送了一摊草场。


07

柳传志坐镇中军


华尔街有句名言:无商不富,无股权不大富。


联想的历史几乎等于80年代以来的中国股权史。从中科院到泛海,从朱立南的君联到杨元庆的联想创投,无不在演绎股权的故事。


商场如战场,表面看是利益纠葛,在根本上其实是以股权为外衣的权力博弈。资本是枪,权力是扳机。商量得好就打人,商量不好,放空枪也能唬人。


利益分割不容易,否则就不会有“富不过三代”的说法。在传统社会,只有江湖的拳脚与心中的仁义能解决。好在有了股权,现在的人懂得用规则。


光有个人魅力以及金钱,柳传志很难在培育出这一干人马之后,还能让其不忘老爷子恩情,这诀窍就在股权上。股权的力量在于肯定人的所有权与相应的收益权,同含混的多劳多得不同,股权能精确评估你的努力。


仔细刨刨联想系的资本结构,柳门的股权并不在台面上的几家公司,而是以联持志同与联持志远两家公司为代表的股权链条。


《中国企业家》曾有一篇文章专门以2011年杨元庆抛出33.328亿港币回购联想集团8.7%的股份。


大致运作方式为借助联想控股旗下的资本,或是“企业家俱乐部”出资,通过离岸公司的名义发起回购。典型案例便是郭为借助境外公司购买联想控股的股份。


地球上有几个神奇的地方:开曼群岛、百慕大、英属维尔京群岛等等,这些弹丸之地诞生了很多规模庞大的资本巨人。



通过MBO(管理层收购)计划,联想控股的股权结构出现了一家叫做“北京联持志远管理咨询中心”(简称“联持志远”)的实体。该公司成立于2010年,是一家GP企业(普通合伙),由“北京联持志同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联持志同)出资1万元。


在杨元庆回购联想集团股份之前,最初作为联想控股股东之一的联想控股职工工会已经将自己持有的部分股份转给了联持志同与联持志远。


打开企查查,联想控股在明面儿上柳传志不过3.4%的股份,朱立南2.4%,宁旻1.8%,但联持志远却持有24%的股份,为第二大股东。联持志远背后的控股人是联持会拾伍管理咨询中心,柳传志则持有其72.14%的股份,实现对联持志远的控制。


联想的股权架构跃然纸上,很容易看出柳传志坐镇中军,身后站着憨厚大管家宁旻。实业派方面,郭为的神州数码在A股市场是一大白马,哭元庆的联想集团坐拥600多亿港元市值。


而手握巨大资本的宁旻,在联想之星的车间上已经为10期创业者的屁股上盖了联想的戳,正源源不断的送到朱立南的君联资本中进行空洞测试。一旦长大成人,老朱或许会给赵令欢一个电话,问问弘毅新一轮基金还有没有坑位。


08


大海航行靠舵手,但终究是孤帆单船,躲得了风浪,却往往打不过同行。柳老爷子不打算划船,而是有更宏伟的考量:组建舰队。


联想控股就如航母,产业投资围绕产业展开,财务投资不仅为需要资金的企业注入资本,也将联想成功的管理、前瞻的思维甚至开拓的精神注入其他公司,二者在航母两翼护航。联想集团倒像是扫雷艇,别看游来游去挺惹眼,终归是的扫雷的。


驱逐舰没了航母,便丧失远程投放能力;没有扫雷艇,一颗小小的水雷也能把舰队炸得七零八落。把舰队粘成一体的便是股权,借助股权保持每一个手下与自己的血肉联系。在传统中国的解决方案无非是姻亲,但一夫一妻以及一胎政策后,这套玩儿法也没了可能,必须寻找新的方法。


那些拜把子、收义子的手法最不靠谱。古有吕布诛董卓,今有贾(跃亭)孙(宏斌)塑料情,单纯依靠人际关系构建信任并不牢靠,为利益而分道扬镳的不在少数。


分拆联想可以看出老爷子如何处理老部下与利益之间的关系。拆分的架构正是中国加入WTO之前形成,并在入世之后徐徐铺开。自此,中国资本逐渐与国际资本接轨,玩儿法相对更成熟。


在此背景下,柳传志给足了年轻人自由度,让每一个人的特点得到发挥。尤其是经历2009年的巨亏,联想正是因“多元化”布局,很快焕发第二春。


或许不就之后联想不会在明面儿,它会化作君联,或是弘毅,更或者以联想之星的名义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但终究还是会回溯到联想那句“事为先,人为重”的价值观。


古稀之年的柳传志这些年来从联想系的公司中逐渐退出,可能也会在不日之后遁出资本界。真要到了那时,留给世人的至少有这么一段句子:尊前作剧莫相笑,我去诸君思我还。


凡人会老资本不会老,柳传志像联想的价值观一样浸透他的后生们,那群拆二代就是很好的例证。


杨元庆学到了变通,所以也逐渐从产业领域涉足投资领域。朱立南学到了气质,在投资与人际上张弛有度,有礼有节。赵令欢沉稳持重,从访谈中看颇有柳老爷子的风度,郭为沿袭了柳传志年轻时的冲劲。陈国栋?都拜了真武大帝(武当山供奉的主神),还学凡人作甚?


柳传志的资本帝国有低调大管家宁旻辅佐,联想五位拆二代也大多各有所成。不过老教父柯里昂曾有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一个人只有一种命运”,这告诉我们传奇终究是学不来的。


参考资料:

湖畔大学冯仑公开课:时代烙印:理想与现实

段纲:我所认识的柳传志

中国企业家:柳传志:我为什么现在敢说了

凌志军:联想风云

21世纪经济报道:弘毅投资餐饮布局:PizzaExpress能否复制星巴克?

经济观察报:联想深圳拿地建总部 合作方却不是融科智地

中国房地产报:联想地产平台大换血

经济观察报:联想深圳拿地建总部,合作方却不是融科智地

新浪科技:联想三大股东出售近3亿股套现逾10亿港元(本文作者吴不知、郭一刀,来源于银杏财经,IT大佬已获得作者授权、经IT大佬编辑发布,文中观点为作者观点、不代表IT大佬观点。)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