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的ARM中国:CEO被指“越位”遭罢免 大小股东斗法

2020-06-23

导读:ARM中国董事长兼CEO吴雄昂和他的团队正在经历一场因“越位”而产生的罢免风波,这家合资公司的中外大股东联手向其亮出了“红牌”。


作者:张轶群


文章来源:天天IC(laoyaoic)



6月13日,一位ARM中国员工在朋友圈贴出了一张公司足球队的合影,一身休闲服装的吴雄昂被队员们簇拥其间。


这张配图文字为“干就是了”的照片,似乎是在对外释放某种内部凝聚力和共识的信号。


此时ARM中国董事长兼CEO吴雄昂和他的团队正在经历一场因“越位”而产生的罢免风波,这家合资公司的中外大股东联手向其亮出了“红牌”。


01

愈演愈烈的交锋:谁在控制ARM中国?


直至6月10日见诸报端,ARM中国管理层与大股东之间的矛盾才被外界知晓,而这场风暴似乎于1个月前甚至更早时间便已启动。


在随后的几天里,声明、再声明、内部信、联名信,双方数度激烈交锋,公关之战背后更像是主权之战,焦点则是到底谁在控制ARM中国。


按照6月10日ARM以及厚朴的联合声明,已在6月4日召开的董事会上,罢免了吴雄昂的董事长兼CEO职务,并任命潘镇元(Ken Phua)和唐效麒(Phil Tang)为联席CEO。


声明中强调此次董事会在专业律所的指导下进行,意指流程的合规性。而对于两位联席CEO的人选,有着14年服务ARM履历的潘镇元以及拥有投行背景的唐效麒显然代表ARM和厚朴双方。


但对于这场吴雄昂本人未出席的董事会,ARM中国方面坚称流程不合规,并以未形成有效的人事变动文件为由否认对于吴雄昂免职一事。在6月11日发表的声明中,ARM中国称唐效麒已于5月26日被解除职务,不再代表ARM中国履行任何职能。


另据集微网了解,潘镇元则因为疫情以及工作签证等原因目前仍在国外。此外,5月26日,ARM中国还举行了一次股东会,会上宣布了免除吴雄昂的董事席位。但这次股东会议,目前在双方已公开的声明中均未提及。


一份不被认可的董事会决议,两个无法履职的CEO人选,ARM和厚朴主导的这次罢免行动一开始便遭遇到ARM中国的强烈阻击。而在6月15日,ARM中国微信公众号发布ARM中国管理团队联名信中,12位部门高管签名支持吴雄昂更是让这种对抗再次升级。


此次罢免事件的焦点在于董事会决议是否合规,这也是目前外界的普遍关切,这将有待于未来双方的进一步说明。但分析人士指出,此次事件已将ARM中国管理层和大股东之间的矛盾踢爆,大股东对于ARM中国管理层裁撤之心已决,剩下的只是时间和流程问题,在未来一段时间里,ARM中国将难以平静。


02

ARM的不安:中国业务亮眼却刺眼


ARM和厚朴联合主导的这次罢免行动,很难猜测何方主导,但双方各有心思,欲对ARM中国帅位调整。


在多位行业人士看来,促成此次大股东联合行动的原因,是吴雄昂和其领导的ARM中国有“越界”之举,这被ARM和厚朴视为“失控”的征兆。



对于ARM而言,ARM中国的成立被视为跨国半导体公司海外运营策略的一次创新。在运营模式上,ARM中国具有一定的灵活性和自主权。


ARM中国在共享ARM全球IP资源的基础上,可以进行修改、调试,针对本土市场进行开发,衍生出属于中国自己的IP并享有知识产权,可在中国销售,也可借助ARM的全球渠道销售,收入跟ARM分成。


正是基于这样的定位,启动本土IP的研发投入,加强对本土生态的建设与投资,成为ARM中国的两个重要任务,而观察ARM中国自2018年成立以来的发展路径,并没有偏离这两个主旋律。


作为中资控股的合资企业,ARM中国强调自己的独立运营的中国企业身份。在移动端目前占据优势的情况下,也开始向服务器等信创产业领域进军,面对X86的竞争,ARM中国需要通过努力获得对于ARM中国本土企业身份的认可,讲好中国故事,推进在中国的发展。


作为职业经理人,ARM中国的股东,吴雄昂以及他的团队,显然有着追求上市的强烈意愿。如今ARM中国的员工数量超过600人,其中80%以上是研发人员,且团队还在进一步迅速扩大。


但ARM中国目前的发展,反而令中美贸易战背景下的ARM感到尴尬。身处其中的英国企业不得不面对来自盟友的压力,以及本国政客们的质疑之声,他们认为,这种中资控股的类似收购将导致英国半导体技术加速向中国转移。


因此,ARM中国本土特征的强化,同地方政府合作不断加深,都可能让ARM感到紧张,这种情况下,中国业务的蓬勃发展在ARM看来不是亮眼而是刺眼。


在这样的背景下,目前稳定压到一切,ARM试图强化对于ARM中国的控制,至少希望ARM中国的发展能够符合自己的掌控和节奏。而至于ARM中国未来是否上市,这显然是孙正义和厚朴关心的重点而非ARM本身。


03

厚朴心生罅隙:“不听话”的CEO


对于厚朴而言,希望ARM中国未来通过实现上市而获得丰厚回报。早年流传出的一份内部文件显示,这头资本巨鳄希望ARM中国在2021年底实现IPO,并给出了120倍市盈率,40倍回报指数的预期。


从业绩上看,吴雄昂和ARM中国并没有让投资方失望。按照吴雄昂的说法,2019年ARM中国的收入和利润业绩均创历史新高。今年上半年在疫情影响下,仍超额完成业务指标。



前文提及ARM中国的两个使命,启动本土IP的研发投入,加强对本土生态的建设与投资。如果说前者因在如今的政治环境下显得不合时宜,令ARM不安,那么后者则在操作的过程中使吴雄昂与厚朴间心生罅隙,令合资公司的中方大股东不悦。


“越位”仍然是厚朴不满吴雄昂的原因。在厚朴和ARM发布的联合声明中,强调吴雄昂的行为危害到了安谋中国的发展、公司股东以及利益相关者的利益。


厚朴认为,吴雄昂的行为开始不受股东约束,有分析认为,主要因其在投资以及公司运营等方面工作没有按照厚朴的意愿进行,在厚朴看来,吴雄昂“不听话”。


据《财新》杂志报道,在未充分告知股东的情况下,吴雄昂以ARM品牌在外部达成合作,包括在成都建立ARM西部集成电路设计中心,在南京落户ARM开源人工智能系统研发中心等。此外,厚朴为ARM中国落地曾和深圳市政府达成建立总部的承诺,但最终未能有效执行。


但针对这一说法,有部分行业人士认为太过牵强。


“根据不同公司的规定,超过一定投资额度才需要告知董事会,并不是所有投资都需要告知董事会。而拿深圳总部说事儿更不合逻辑,作为董事长兼CEO,总部建在哪里是有决策权限的,除非股东明确不能在哪里投资和运营,否则这个选择权应该属于企业管理者。”一位国内半导体企业负责人表示。


04

吴雄昂的多重身份:美元基金GP或成罢免真因


6月10日ARM和厚朴发布的联合声明,被认为是对罢免吴雄昂理由的一次“罪名”罗列。


其中,“美国公民”几个字显得非常刺眼。


在多位行业人士看来,这样的表述并不“地道”。不仅在目前敏感的形势下容易引发公众猜测和质疑,有带节奏之嫌,也极大伤害了那些运营和管理中国企业的外籍人士和职业经理人的感情。


除了董事长兼CEO等职业经理人的身份之外,吴雄昂的多重身份,这可能是导致其卷入这场人事风波的重要原因。


吴雄昂是一家美元基金的普通合伙人。


根据国内一家某准上市公司招股书以及近日针对上交所的问询回复显示,Alpha、安创领航和安创科技是其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2.68%、1.27%和0.37%。


其中,Alpha为Alphatecture (Hong Kong) Limited,是一家成立于2019年7月3日,注册于香港的公司,Alpha由Alphatecture Venture Limited Partnership100%控股,吴雄昂持有 Alphatecture Venture Limited Partnership 的普通合伙人(General Partner)的股份。


而安创领航行安创科技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深圳安创科技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吴雄昂是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在有些外企中,职业经理人以个人身份参与拟上市的行业公司投资并不被允许。但也有业内人士表示,在半导体行业以及IP类企业中,这样的情况也存在。也有传闻称吴雄昂在外拥有基金一事经过孙正义同意。


但问题是,厚朴和ARM是否允许这种情况发生。此前财新杂志的报道就指出,厚朴不满吴雄昂的原因之一便是因为其在外私设基金。


但也有行业人士表示,作为专业的投资机构,厚朴不可能现在才知道吴雄昂拥有美元基金之事,在厚朴投资ARM中国并未实现上市的情况之下,吴雄昂却可能因为投资拟上市公司而获利,这可能触碰到了作为大股东厚朴的敏感神经。


此外,吴雄昂还同部分ARM中国的现任高管共同构成了继ARM、厚朴之后,ARM中国的第三大股东。工商信息显示,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安谋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及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安创成长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分别持有ARM中国0.47%和13.3%的股份,这两家企业分别有吴雄昂名下的企业以及ARM中国部分高管个人参与持股,而其他股东的投资也多为吴雄昂募集而来。


05

ARM中国的未来:已启动董事长遴选


业内人士看来,此次罢免事件令吴雄昂和大股东ARM与厚朴交恶,也让其在ARM中国的帅位蒙上阴影。多数情况下,企业CEO与大股东之间的博弈难有善终。


吴雄昂本人对此似乎也早有准备。其在接受行业媒体“问芯”采访时就表示,对于ARM中国的职务并不恋战,但ARM中国的股东、团队都是其一手建立,有责任把整个事件好好收尾。


这也是截至目前吴雄昂唯一一次对媒体发声。


因此,吴雄昂需要给一手创建的团队一个交代,给ARM中国的小股东们一个交代。如今的对抗,更像是大小股东之间的斗法。吴雄昂争取的,是包括他在内的小股东以及团队的未来寻找到足够的筹码。


行业分析人士指出,关于吴雄昂和ARM中国的未来,可能出现几种情况:


一是吴雄昂仍然留任,但对其拥有的外部基金进行处置,在放弃个人利益的同时,也意味着管理层对于大股东的妥协。


二是吴雄昂离任,出现一位令其和厚朴、ARM三方都能接受的继任者。至于股份,要按照公司章程并结合双方意愿进行处置。


在极端的情况下,吴雄昂可能会和他的团队集体出走。但前提在于,他和团队所拥有的能力能够脱离ARM在国内继续发展。


吴雄昂2004年加入ARM,2009年成为ARM中国区总经理,在吴雄昂执掌ARM中国帅印的10年间,中国区的业务实现了百倍成长,应该说吴雄昂对于ARM中国业务的开展功不可没,在媒体、行业内一直较有口碑,今天的局面也令人唏嘘。


一位投资机构人士指出,此次事件可能会对欧美日韩等跨国公司在中国的业务实体组织产生影响,尤其是在治理结构,团队及运营、财务管控等方面。


“在全球化的背景下,这应该是代表性事件。”该人士指出。


集微网获得的消息,ARM前不久已经启动ARM中国董事长的遴选,某国内上市公司CEO正在评估这一职位。(本文作者张轶群,来源于天天IC,IT大佬已获得作者授权、经IT大佬编辑发布,文中观点为作者观点、不代表IT大佬观点。)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